游泳

北京交管局原局长今日受审被控受贿2390

2019-06-20 05:2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京报讯 今日,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将在一中院受审,其被指控在任通州公安分局局长、交管局局长期间,为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青、总经理刘长江,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等人在办京A车牌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价值2390余万元。而此前,宋建国的一名秘书、两名司机以及相关的车管所原副所长、车管所京朝分所警长等5人,均因京A车牌交易获刑。新京报王巍

  盘点

  陷京A利益圈 交管系统6人落马

  宋建国案引发社会关注,不仅是因为涉及被很多人视为地位和身份象征的京A车辆号牌,还因宋建国及其秘书、司机、下属甚至家人,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编织了一张盘根错节的京A政商,辐射各方。

  随着宋建国的第二名司机杨常明因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于5月获刑5年的案件落判,京A车牌的交易已经引发了11人获刑。而宋建国本人于今日的受审,也意味着交管系统已有6人,因京A车牌落马。

  秘书打通买卖双方市场

  涉嫌犯罪的警员中,帮助宋建国打通京A车牌买卖市场的,是宋建国的身边人王飞,他是北京市交管局办公室秘书科原科长,也是宋建国的秘书。在宋建国涉嫌受贿案中,王飞通常替宋建国办理审批车牌的手续等事项。

  据资料显示,1993年,王飞中专毕业后到北京市交管局工作,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宋建国调入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任局长,王飞在此时成为宋的秘书。

  据报道,王飞已经因受贿罪获刑,但涉案的金额与刑期均未被披露。但从与王飞相交的掮客白晓东的犯罪情况来看,对于熟人,王飞办理每一副京A牌照的价格在10万12万元左右,关系远些的,价格则要翻倍或者更多。

  能托王飞办京A车牌,40岁的白晓东自然与王飞相交多年:1994年,还是的哥的白晓东因违章罚款与当时还是交通警察的王飞认识。

  检方指控称,白晓东通过王飞违规上了4副京A车牌,先后4次给了王飞42万。其中一个京A车牌是王某所上,2011年他买了奥迪A8轿车后,为了上一个好车牌,4S店员工给了他白晓东的。一个月后,白晓东给王某发来3个京A车牌挑选,几天后就上好了所选车牌。

  白晓东表示,每副车牌标价10万-15万元交给请托者后,自己扣除2万元左右,再将其他的钱款交给王飞。最终,法院以行贿罪一审判处白晓东有期徒刑4年。

  除了白晓东等车牌掮客,还有认识王飞的朋友请托办车牌,他们最终都因行贿罪分别获刑。

  此外,王飞的同学、案发前任车管所京朝分所警长的宋某,因介绍他人给王飞行贿办京A车牌,一审被以介绍贿赂罪判处宋某有期徒刑2年。

  司机利用影响力办京A

  秘书为宋建国打开号牌市场,而他的两位司机管某与杨常明也没闲着,利用宋建国的影响力,为别人办理京A车牌。

  今年28岁的管某只有初中文化,8年前在北京市交管局担任临时工。2006年时,管某负责为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进行办公室和休息室的公务服务工作,包括卫生保洁、报刊信件收发等。

  2010年,管某成为了宋建国的替班司机。也就是在担任交管局局长的替班司机后,管某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变化。据检方对其的指控,管某在2012年间,接受社会人员杨某的请托,利用宋建国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找交管局副局长张惠民审批,在车管所副所长宋海燕的帮助下,违反规定为社会人员办理京A车牌一副,并收受杨某给予的现金人民币5万元。管某后将钱款挥霍。

  最终,法院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管某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5000元。

  而宋的另一司机杨常明,已在今年5月,被法院一审判刑5年,罪名同样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曾帮助管某办京A车牌的车管所副所长宋海燕,也没能逃脱京A车牌的利益,法院认定她为他人办理京A车牌提供便利,收取钱款13万元和燕莎商城购物卡40张,共价值20万,以及报销个人费用人民币2.3万元,终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

  京A牌照背后隐秘政商圈

  在北京等城市,机动车号牌,属于稀缺资源。尤其是党政机关普遍使用而未纳入摇号池中的京A车牌更具有某种身份的象征。宋建国正是利用手中权力,通过对这一稀缺资源把控,建立了一个特殊的灰色政商关系。

  与从工程中受贿并已经被判刑的交管局原副局长隋亚刚相比,在司法材料的指控中,并未见到宋建国沾染任何交管局的大型工程。知情人表示,从这个角度,至少说明两个问题:宋的行贿对象都是少数几个多年好朋友;宋通过审批车牌等方式维系、交往了部分朋友,与其他交管局涉案的人员有所不同。

  2003年10月,宋建国调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长,翟玉堂则在马驹桥建筑公司(集体企业)任经理。2004年,上述公司转制为神龙盛唐建筑公司,翟任董事长。在宋建国任交管局长后,翟玉堂曾找宋办理过京A号牌,此外还在2008年办理了一个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不受单双号限行的车证。

  宋建国与翟玉堂的交往涉及京A车牌,与新月联合公司刘长青、刘长江兄弟交往中更与此有关。相关司法文书亦显示,从2007年至2012年,宋建国先后涉嫌索取、收受刘长青、刘长江给予的人民币180万元,金条1800克,折合人民币共计228万余元。

  悔罪书:乱交朋友害人害己

  宋建国曾在悔过书中说,我于今年(2014年)5月27日被市纪委双规审查,9月17日涉嫌受贿罪被捕。期间,办案人员对我进行了严励(厉)的教育启发,我也深深地进行了思考、反省,使我受到了有生以来最震撼的教育和触动,深刻认识到我所犯罪性质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其行为已严重触犯了党纪国法,不仅给自己和家庭、孩子、亲朋,也给党和人民及社会都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无法弥补的损失和影响,后果是灾难性的。

  讲哥们义气,乱交友。总认为多个朋友多条路,对自己对工作都有好处。围着我追着我的很多人都是看重我的职务和权力,利用办事获取利益。我不加约束无原则的(地)乱交友,既害了自己也害了朋友,是极端错误的。

怎么样治疗月经不调
怎么治疗女生痛经
怎样才能快速治疗痛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