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钢铁新政下民营钢企生存之道

2019-10-12 18:4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钢铁需求和价格一落千丈,使众多民营钢铁企业困难加剧,直接威胁到他们的生存和发展。不久前推出的《钢铁产业振兴规划》明确规定,以国有钢铁巨头为并购带头企业,推进钢铁集团并购的步伐。在特殊经济背景下,在国营钢企林立之中,中国民营钢铁企业如何寻求生存与发展之道?对此,《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了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钢铁分析师赫荣亮。

《中国联合商报》:据记者了解,唐山39家民营钢铁企业重组成两家钢铁集团后,经营状况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有业内人士认为,“政府的行政干预”是导致经营状态不佳的原因。您认为如何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重组优势?目前,民营企业是选择联合重组对于投资商来说有哪些商机?

赫荣亮:我认为,更加科学的方式不是政府用行政手段干预,而是由市场来干预。对于钢材的市场需求价格,政府是难以限制的,只能通过宏观调控抑制钢材需求来使价格下跌。这种作用是间接的,难以在短期内见效。政府现在提高电价,尤其较大幅度地提高钢铁业用电价格,可以让那些能耗大的中小钢铁企业活不下去,不得不走合并或兼并之路。这也会逼着大企业在节约能源、提高钢材质量上下功夫。产业结构调整不得不靠这种有点“残酷”的方法来实现。

但如果靠资本市场进行股权并购,资本对接,可能对企业统一资金、统一规划、统一产品、统一市场会有很多好处。这样看来,投资商可以抓住国家的政策导向,收购或注资一些民营钢铁企业,既符合国家政策,又可以推动民营钢铁企业的发展。

《中国联合商报》:民营钢铁企业融资难一直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曾经有两会代表提到要给民营企业专门的融资体系,您觉得这是否具有可操作性?目前来看,民营钢铁企业的融资渠道是什么?

赫荣亮:金融机构改革应当与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相结合,提供更公平的环境。金融机构应该对所有企业都是公平的,话虽好说,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较大。比如,同样是一年销售100多亿的企业,国企贷款能贷款100亿,而民营企业只能贷20多亿。当然民营企业也有财务费用低、成本低等竞争优势。

一部分河北民营钢企在自我整合无望时,寄希望于傍“外资”。在《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出台之前,河北省武安市政府已开始谋划将全市20家钢铁企业联合起来,于2006年1月正式成立组建一个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实际上,武安钢铁集团内部依然是各自为政,整合在一起的目的是为了规避政策淘汰、达到申请银行贷款的规模标准,这种做法在民营钢企之间很普遍。

《中国联合商报》:铁矿石价格高昂也是钢铁企业面临的困境之一,现在许多钢企都从海外投资矿权,价格比较便宜。一些国企也都计划从澳大利亚购买矿权,民营企业走出去是不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

赫荣亮:长期以来,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三大矿业巨头操控着国际铁矿石价格连续暴涨,让中国钢企饱受成本压力,中国钢铁业应当树立长期战略思想,在加大国内矿山开发力度的同时,更要拓展、重视开发国外铁矿资源,降低对三大铁矿巨头的依赖程度,摆脱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从根本上打破铁矿石供求格局,提高铁矿石谈判议价能力。这对提高中国钢铁业的国际竞争力、保持钢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对于民营钢铁企业来说,“买矿”是个长期趋势,但是它有个阶段性的决策问题。另外就是买的方式,是股票交易还是现金,或者是资产置换,方式很关键。我觉得目前大多数民营企业尚不具备在从海外买矿的能力。

《中国联合商报》:在“兼并重组”成为钢铁业关键词的今天,“规模化”似乎正成为民营钢铁企业前方的道路,但是也有部分民营钢铁企业更看中实现特色化生产,以特色化产品取胜,不知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在规模化与特色化的不同方向中,您认为哪条道路才是民营钢铁企业的最佳选择?

赫荣亮:我认为中小民营钢铁企业的规模,达不到规模经济所要求的产量水平,更不具备创新能力,还存在高能耗的劣势,通过兼并重组,达到规模化生产,利大于弊。一些已经有了一定规模的民营钢铁企业,即达不到国有大型钢铁企业的规模,又有一定的生产能力,这些企业可以朝特色化、专业化方向发展。

无论是走“规模化”发展道路,还是朝“特色化”方向发展,其实是企业发展的一个市场定位或商业模式,并不能统一定论。民营钢铁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特点,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况且,国家在“兼并重组”时,也会考虑不同企业的特点,选择合适的企业进行科学的资源优化整合。

《中国联合商报》: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在出口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在民营钢铁企业面临兼并重组的拐点上,您认为此时此刻投资民营钢铁企业所承担的风险和需要注意的问题在哪里?如果说风险与机遇并存,那么机遇又体现在什么地方?

赫荣亮:我认为在此时投资民营钢铁企业的确存在一定的风险,但同时又有机遇存在。风险主要体现在经济大环境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因为市场前景还不明朗,可能会对市场的把握不够清晰。

中国民营钢铁企业正在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终会出现优胜劣汰的局面,这其实也给了投资商一个信号。此时,可能会用更低的价格收购一些面临淘汰的民营钢铁企业,资金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是雪中送炭。如果按照经济波动的规律来说,在经历了低谷、淘汰一批产能落后的企业后,必然会迎来新一轮的高峰,所以在此时投资是一个“埋下伏笔”的过程。

汕头天佑医院地点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汕头天佑医院位置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汕头天佑医院贵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