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谁和蚊子叮了

2019-10-12 20:1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吴笑这几年的路子真是合上了拍子,四十刚出头就当上了公司的业务主管,手里有了权,兜里有了钱,各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事就接踵而来。别的不说,前一阵子,县里组织观看一场慰问演出,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巧合,认识了县歌舞剧团外号叫“一点红”的舞蹈演员雯雯,这个雯雯长得,不说了,那叫一个美。

吴笑和“一点红”两个人眉来眼去,没几天就打得火热。雯雯本来住在剧团的单身宿舍,两人相识不到两个月,吴笑就让她搬了出来,专门为她租了一套小两居。

单说这一阵子,吴笑的父亲吴磊柱病得不轻,白天吃不进饭,夜里睡不着觉,不得已从村里到了县城,住到了县医院,医生初步诊断已经是食道癌晚期,只能维持治疗。没办法,吴笑和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吴珍寸步不离地在医院照看父亲。

“一点红”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每天在微信里表情不断,一会是艳红的嘴唇,一会是敲打的锤子,一会是大哭,一会是大笑,弄得我们的吴笑心神不定。

只说这一晚,已经是十点多了,父亲输完了所有的液体,不像前几天焦躁不安,很安静的入睡了。难得如此,兄妹俩在父亲病床的左右各支起一支简易床,准备睡一会,不料想这时吴笑的手机铃声响了。

“吴哥,不得了啦,赶快过来,赶快过来!”看见是“一点红”雯雯的号码,吴笑猛地翻身跑到楼道里接电话。

电话里,“一点红”好像受了什么巨大的惊吓,只说了一句就开始嚎啕大哭,吴笑想问点什么,电话已经断了。

“吴珍,你辛苦一会,家里你嫂子有点事,我回去一下。”吴笑走到妹妹跟前说了几句假话,马不停蹄地开车去了雯雯的出租屋。

开门一看,床上的“一点红”雯雯上身穿着吊带小背心,下身只有薄如蝉翼的三角裤,雪白的双腿蜷曲着,高耸的胸脯像两个发了面的大馒头,直吊人的胃口。

“你,真是坏蛋,为我租了这样一处破屋子!你看,这里,坏蛋蚊子叮了我两个大疙瘩,好痒啊!”看见吴笑走过来,雯雯噘着嘴撒起了娇。

这样一团鲜美的肉放在眼前,我们的吴局长怎么会春心不动!

翻身上马,一阵酣战,真是淋漓痛快。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吴笑推开怀里的“一点红”,枕头下摸过手机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关了。

“醒醒,快醒醒,说,手机是你关的吗?”吴笑高声喊醒了睡眼朦胧的“一点红”。

“是又怎么样?你一倒头睡了,破手机不停地嘀嘀,烦死人了。对了,哥,明天团里要演出,你答应要给我买白金项链的,什么时候兑现啊?”“一点红”抱住了吴笑,噘着嘴说。

“医院说好今天要会诊,我走了。”吴笑没有搭理雯雯,用湿毛巾随便擦一把脸,直奔医院。

父亲的床前围满了人,妻子、儿子、妹妹的嘴里发出高低不一的哭泣声。

“后半夜父亲突然发病,给你打电话,开始不接,后来关机了,打通嫂子的电话,才知道你压根就没回家。”妹妹边哭边对吴笑说。

没过几天,我们的业务主管吴笑先是被免了职,同时,妻子的离婚诉状也送到了他的手里。

共 11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当今社会里有些有权的人物就是这样,刚刚有点权力,就昏昏然、飘飘然,不知所以然。不是贪图钱财,就是被美色迷惑 养小三,最终的结果无疑都是悲哀的。小说里的吴笑就是这样的典型,刚有了权力就包养小三,在父亲患病的严重关头,竟然不顾父亲的生死,偷偷跑去和小三约会,最终连给父亲送终也耽误了,妻子也因此得知吴笑的私情。吴笑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小说语言朴实清新,人物形象鲜明。问好作者,祝您佳作不断!【编辑:平淡如水】

1 楼 文友: 2018-06-05 17:17:45 吴笑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2 楼 文友: 2018-06-06 07: 5:4 人啦,不管在何种时候,都不要迷失了本性!否则,害己害人!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嘉兴治疗卵巢炎医院
石嘴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保山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嘉兴治疗盆腔炎方法
石嘴山好的性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