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羊城晚报置中国足球于死地而后快

2018-10-31 13:0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羊城晚报:置中国足球于死地而后快?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样不行,一定要反抗。

所以,李玮锋冲着路姜、杨璞冲着夏伊德拳脚相加,完事后还不忘戳着对手脊梁骨:是他先挑衅,我占着理,岂能吃闷亏?所以,武汉光谷“反了反了”,边退边嚷嚷要状告足协断案习惯欺软怕硬,此次只该罚李大头停三场,却判停八场致汉军保级陷入绝境。

不单中国人,老外们的全武行也都师出有名———1998年世界杯,贝克汉姆伸脚,缘于西蒙尼的野蛮犯规,而后者的夸张演绎不仅为小贝招来红牌,还令他被当做英格兰队不能更进一步的罪魁、一度遭英格兰球迷唾弃;2006年世界杯决赛,据说是因为马特拉济嘴贱,边贴身防守边“问候”齐达内娘亲和家中一干女人,结果后者一头撞向老马自取红牌,直接引致法国队输掉与意大利的冠军决赛。

然而,包括法国总统在内的法国人都觉得“齐祖很男人、那一撞很血性”,连隔岸观火的多数中国媒体也同声附和,全然不提他13年的职业生涯已有14张红牌的惊人劣迹,且大多数是在场上直接冲对手挥舞拳脚所致。

两个大牌两件丑事两种反响,透露着先要大局还是顾自家、先办大事还是泄私愤的价值判断,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

与英国人的理智相比,法国佬自我至极。

凡事“我”字行先,看似个体权益神圣不可侵犯意识的觉醒和确立,实质是整个社会不负自私自利之“风俗”的甚嚣尘上。

很不幸,当下的中国足球人像法国人,管它有理无理,先下手(脚)为强、先咬人为上,总之决不能自家吃亏也吃不得一丁点亏,否则是奇耻大辱,必不依不饶要讨说法。

推而广之,这其实是当下浮躁自利、只说自话不听人讲理的中国社会待人处事的通行原则和常规手段,而古如“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分又何妨”的文华殿大学士张英,今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白求恩大夫等,当下可谓踪迹难寻。

足球圈的丑陋只映照出社会时势的一角,因此,“万恶足球为首”是以讹传讹,把低能的中国足球与腐败的三聚氰胺之流相提并论更是小题大做,中国足球只是小混混,没成绩没尊严没身份没地位最要命是官阶太低。

任何社会都有清规戒律,都有高压天线,但只堵不疏绝不可能,一定有让人发泄不快不幸不平的上佳去处。

在中国,为咱老百姓度身订造的痰盂就是关注度很高的足球,百无禁忌,由着各人自己的性子来,想怎么骂怎么骂,想几时五花大绑、戴高帽坐飞机游街示众就几时,看热闹的人们走过路过谁都可以信口开河,冲他们吐口痰出口鸟气,然后一走了之,不用道歉不用负责。

这次,武汉光谷就扮了一回典型的地痞无赖

盐酸
塑料编织袋
工业风机配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