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深化区域合作探寻新兴经济体发展新动力

2019-06-23 17:2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深化区域合作探寻新兴经济体发展新动力

新华海南博鳌4月9日电(赵叶苹周慧敏)近年来,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速总体放缓,其中中印等大国的经济增速包括潜在增长率都在下调,在外部环境和内部因素的影响下,新兴经济体经济复苏之路仍然会充满曲折,普遍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在此间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探寻新兴经济体发展新动力、重塑新兴经济体竞争优势成为论坛关注的一大焦点。专家认为,深化区域合作、加强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良性互动、进一步发挥中国在区域合作中的作用,将是推动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复苏的有力手段。

制度红利逐步衰竭增长动力减弱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经历了长时期的快速经济增长,并在金融危机后一度拥有十分稳健的经济复苏表现,但自2011年起,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总体有所回落。2013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整体放缓,表明国际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依然存在。

2013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平稳增长,但各经济体表现不尽相同。IMF估计数据显示,2013年,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印度和韩国增长势头好于上年,分别增长3.8%、3.5%、2.3%、4.4%和2.8%,较上年分别提高1.6个、1.6个、1.3个、1.2个和0.8个百分点;而墨西哥、俄罗斯和沙特经济下滑幅度较大,2013年分别增长1.2%、1.5%和3.6%,分别下降2.5个、1.9个和1.5个百分点;中国经济维持在7.7%的增长水平,继续保持新兴经济体中的领先位置。

此外,2013年新兴市场国家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但部分国家仍维持较高的失业率;物价水平温和回升,但总体可控;对外贸易和投资缓慢增长态势仍未得到较大改善;政府债务水平远低于发达经济体水平,并未得到进一步改善。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说,在金融危机后的第六个年头,多个经济体复苏明显,但变数犹存,仍存在许多不稳定因素,新的增长动力源尚不明朗,大国货币政策、贸易投资格局、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仍待观察。其中,主要发达国家央行,特别是美联储能否平稳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将成为世界经济在未来两年面临的又一主要风险。这些新的政策动向,对新兴经济体在外资、初级商品价格和汇率等方面造成何种影响,也有待观察。因此,对亚洲国家来说,外部环境的上述变化,将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周文重说,亚洲奇迹和新兴经济体经济多年来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全球化和产业转移。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和亚洲多数经济体原有的增长动力有所减弱,此前改革释放的制度红利逐步衰竭。对这些经济体来说,只有通过结构性改革发展新的增长动力,才能继续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亚洲国家正面临国际经济环境和国内经济结构的双重挑战,许多经济问题单靠财政和货币政策并不能解决,必须依靠结构性改革才能促使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1][2]下一页三大主要因素影响新兴经济体经济走势

博鳌亚洲论坛最新发布的《新兴经济体发展2014年度报告》指出,展望2014年,由于新兴市场国家仍处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进程中,同时受复杂多变的外部经济环境影响,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复苏之路仍然会充满曲折。主要有三大因素影响2014年新兴经济体经济趋势:

发达经济体经济复苏形势好转。2013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走势明显好转,经济复苏得到进一步巩固。发达经济体良好的经济复苏势头不仅推动了全球经济增长,还将促进全球投资、贸易活动的复苏,从而给新兴国家改善外部环境带来正面影响。这其中,由于经济基本面健康且与发达经济体经济联系紧密,韩国、墨西哥、中国等新兴国家将受益更多;而印度、巴西、南非、土耳其等国因其与全球生产分工链联系不紧密,并且国内经济和金融市场基本面不佳,仍难有出色表现。

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及其溢出效应。2014年1月起,美联储正式实施“削减数量宽松规模”计划,尽管市场对美国货币政策的调整早有预期,并且美国减少资产购买将是一个渐进过程,但这一货币政策调整的溢出效应仍将难以估测,很可能导致短期资本大举流出新兴市场国家,进而增加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的不确定性。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副秘书长兼代理首席经济学家玉木林太郎说,对新兴经济体的金融溢出效应可能因为“羊群心理”(从众心理)而雪上加霜,给投资者敲响警钟,特别是那些存在潜在漏洞的国家。在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初,一些漏洞已经出现在一些新兴经济体之中。这些迹象包括信贷快速增长、不良贷款增加和流动性覆盖率低,由外部赤字的经济体对投资组合流入的依存度增加,债务在总外债中所占比重更大,以及对外国银行短期贷款更加依赖。

部分新兴经济体面临经济硬着陆的风险。过去十年,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较快增长受益于全球流动性宽裕、政府支出扩张和新兴市场的整体繁荣,而现在这些条件均在发生变化。同时,一些长期积累的国内经济问题也使经济的持续增长受到掣肘。此外,2014年将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大选年,印尼、南非、印度、巴西和土耳其将迎来国会或总统选举。由于这些国家经济增长缓慢以及中产阶级需求日益增长,大选或将导致国内不同政治派别或社会团体之间的矛盾激化并引发社会的不稳定,并且新政府的改革措施和政策取向也将为经济运行增加新的不确定性。

加强区域合作为新兴经济体发展注入新动力

周文重说,亚洲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成功离不开区域的经济一体化,亚洲有一半的贸易都是在区域内完成,2014年,亦是地区各种贸易和金融安排的关键之年。

周文重说,从紧迫性和可行性来看,建立自由贸易区是当前本地区经济合作的一个主要形式。经过多年发展,亚洲已经具备良好的合作基础——建立了东盟、南盟、海合会、上合会组织等地区合作组织,形成了东盟与中日韩(10+3)等合作机制。在该框架内,亚洲各国可以从单一的货物贸易为主,向全方位合作拓展,特别是在服务贸易、投资、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方面展开务实合作,为各国释放新的增长动力。

其次,世界经济复苏,需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同时发挥自身优势,才能塑造合作共赢的经济全球化新格局。TPP与RCEP可平行推进良性互动。周文重说,美国主导的TPP重点在于标准和规则的制定,追求全覆盖、高水准、“门槛”较高。RCEP是由亚洲国家主动发起并推动的自贸协定,涵盖了亚太16个国家,目标是消除内部贸易壁垒、创造和完善自由的投资环境、扩大服务贸易,其自由化程度将高于目前东盟与另外6个国家已经达成的自贸协议。

“世界经济发展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能通过排他来获取可持续发展。亚洲地区亦是如此。”周文重说,TPP和RCEP两个协定如何互动将对亚洲未来发展产生较大影响。从长远来看,TPP和RCEP将成为亚洲区域合作的两个轮子。RCEP和TPP反映了处于不同阶段的经济体对区域经济合作的不同诉求,完全可以平行推进,并根据形式变化展开良性互动。

第三,以中国为主导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将释放巨大发展潜力。瑞银集团主席微柏昂说,20世纪90年代,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为10%,过去十年,这一数字上升至20%,今年以及未来数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达到近30%,中国增长放缓将严重影响世界经济。因此,整个世界都希望看到中国的经济繁荣发展。

周文重说,“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计划实际是一个共同市场计划,必将释放巨大发展潜力,使区域内国家联系更加紧密,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两条丝绸之路有利于实现区域内现有各种经贸合作关系的整合和提升,从而推动中国对外合作水平实现质的飞跃。新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将把中国同欧亚、东南亚及其他沿线国家更加紧密地联系起来,推动中国同沿途国家的合作攀上新高度,实现沿途地区的和谐与繁荣。

原标题:深化区域合作探寻新兴经济体发展新动力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制作拼团小程序平台
卖东西小程序
拼团小程序系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