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怒焚九黎第十二章废物

2020-01-25 21:1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焚九黎 第十二章 废物

下一秒,相柳岩已经来到了毕星河的身前,他近似神经地笑了半响,又饶有兴趣地将毕星河里里外外都看个遍。

伍奇再也数不下去了,他虽然很有血性,但不表示没有脑子。既然有黑袍巫师插手,那他就没有资格去做任何事情了。

“毕兄竟然没死,真是福大命大啊!”相柳岩笑道,眼神中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杀机。

毕星河苦笑:”相柳兄说笑了,毕某七条筋脉碎了六条,如今的状况,生不如死。“

相柳岩沉默,良久,他轻吐一口气:“可惜了,原本以毕兄的资质,成就化神不是什么难事,就算证就真神之位,岩也深信不疑,可惜命运弄人。”他叹息着,顿了顿又道:“昨日若是跟毕兄联手,或许咱们都会有所收获,是岩贪心了!“

毕星河微微摇了摇头:“都是命运下的棋子,相柳兄以为如何?”

相柳岩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谁也逃不出命运的摆布,就算修为再高,也只能在危难之时多份自保的能力。

两人沉默了,良久,相柳岩叹了一口气,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毕兄请吧,你既然落得如此下场,岩也不为难你,昨日之事,咱们一笔勾销吧。“

毕星河没有想到相柳岩会轻易放过他,他深深地看了相柳岩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又朝伍奇拱了拱手,以示感谢,随后绕过如木桩一般站在前面的官吏,朝城内走去。

相柳岩目送毕星河消失街道,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昨日一战又浮现脑海,对方只是个先天中期的家伙,身为黑袍巫师的自己,以及丹妖初境的胡灵儿全都败在他手中,要知道,相柳岩是相柳家精英弟子,而胡灵儿的身份更为高贵,是古月的皇族,他们这样的人,在同阶中,也是顶尖的存在,就算挑战灰袍巫师,也能撑上一段时间。

直到现在,相柳岩心中仍是一个大写的服。

好在这家伙已经废了,彻底的废了。相柳岩有些庆幸,然而,废了并不代表他是废物,相柳岩的眼神冷了下来,他的目光落在那名官吏身上,他感到一股极为莫名的暴怒:”你是谁?你他妈也佩叫他废物?他是废物老子是什么?”

相柳岩脸色变得极为狰狞,语速变得又急又快:“老子就是被你嘴里的废物给打败了,你能打败老子吗?”

他黑袍巫师的威势全面放开,一股股如山般的风劲朝四周压迫而去,几个官吏首当其冲,一个个跪了下来。身后的伍奇也难以承受这般威压,原本极稳的下盘也颤抖着,仿佛随时都可能跪了下去。

”来啊!给老子看看你不是废物的实力!“风劲交织下,那名官吏脸如死色,身体在地上滚了又滚。

原本看热闹的先天高手以及巫徒们都不由暗暗吃惊,巫师的威势果然强悍无匹,只是放出自己的气势,面前的后天高手便动弹不得。

而黑袍巫师所言及的内容更是让人吃惊,刚才那名人族就在昨天打败了眼前这位黑袍巫师,难道他原先也是一名化神境高手?

相柳岩肆意散发着自己的气势,他被毕星河一刀劈晕,足足几个小时不能动弹,后来靠着一枚随身携带的救命丹丸,伤势才完全恢复。

原本见到毕星河,他就要爆发心中堆积的郁闷,但他的原则不允许,于是,他放他走了。

郁闷渐渐散去,一股无法名状的舒爽回到心田,相柳岩收回气势,轻轻地对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官吏道:“要我说,你给他提鞋都不配!”说完,他戴上斗笠,随后一步迈进城门,消失在街头。

辅庸城是齐国重城,面积也是齐国南部最大的城市,东西一横跨百余里,南北纵深八十余里,面积近万里。

普通人从南城走到北城,可能要走一整天,这还得中间没有绕路的情况。

毕星河现在的脚程就与普通人无异,平常身法一展,不用多时,就能到达自己的住所,而今,他第一次感觉自己住的太靠近市中心了。

城北是人族的大本营,建筑风格跟巫族的比起来,也不知道是崇尚自由还是喜欢凌乱,东一座西一座,完全没有半点规划,街道纵横交错,有时,一座山挡在街道的尽头,有时,一段水趟在街道的中央,在转弯与拐角的路牌上,一些极为怪异的名字涂鸦般写在上面,比如植物类的有一棵树街,太阳花街,八根茎街等等,动物类的更多,什么乌鸡巷,鬣狗街,老猪大道等等,反正什么名字方面,便取什么名字。走在里面,不是很熟悉的人根本难以摸清方向,但也很容易就能集齐百兽图谱上的动物与本草启蒙上的植物。或许原本就是某位能人,按照这两本启蒙图谱取的名字吧。

好在白天时分,城中的人不算太多,农人要出城务农,猎人要去捕猎,另外,城中也有大把的工程需要劳力,所以,在白天很难见到在街道上荡悠的人。

辅庸城的人族分为两种,一种是家族子弟,来自各个家族,另外一种是土生土长的普通人。

普通人的生活极不容易,男人为了生活,不得不常年累月做着重活,女人为了生活,也会经常找些枯燥无味的针线活,还有的人,为了讨口饭吃,专门选取最脏的活,如掏粪,疏通城市地下管道等等。

而命运给他们的回报,往往也不丰厚,很多人穷困了一生,也有很多人从一出生,病痛就缠绕着,一个家庭的积蓄,往往不够一场大病的汤药费。一旦家庭中主要劳力出现意外,那就是全家大小的灾难。

相比这些普通人,来自各大家族的那些子弟,无疑要幸运得多,从一生下来,就有族中秘药数年不间断的浸泡,一个五岁儿童在这上面的花费,往往要远超那些刚能温饱的穷人一辈子的费用。

一般家族子弟,在到达六岁的时候,便被家中长辈灌输知识与家中武技,他们的生活所需,以及练武所需要的资源,全部来自家族,家族会根据他们天赋,给他们提供充足的资源。

而普通人,想要通过武道来修炼自己,却也是极为困难的,先不说搞不到秘药的单方,就算弄到了,给自己的后代每天来上一桶,这种消耗也是极为恐怖的,一个生活富贵的家庭也经不起这种消耗,这还是次要的,到达六岁,还要请专门的人来教,这又是一笔极为庞大的开销。

虽然,普通人与家族差距如此之大,但普通人也没有什么怨言,原因无他,相比他们,家族的付出无疑也是极大的,每一个家族子弟都必须在十八岁之前进入战场磨炼,说是磨炼,其实也是优胜劣汰,超过六成以上的家族子弟再也没有回来过,还有超过两成以上的子弟或断了胳膊,或丢了腿退役回来,这就是家族付出的代价。普通人虽然贫穷,但还是有超过六成以上的人,能活到年老力衰。

世界无疑是公平的,家族子弟与这个星球上最凶猛的妖兽战斗之时,普通人或许刚获得用体力换来的钱币,普通人在疾病缠绕之时,这些家族子弟也许正在享受一碗烈酒与半头刚烤好的羚羊。普通人在羡慕家族子弟们高来高去时,或许这些家族子弟也正在羡慕这些普通人平静的生活。

生活不就是这样么,你向往我的贫穷平凡淡泊如风,我羡慕你的荣华富贵挥金如土。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院区预约挂号
京都儿童做个检查要多少钱
贵阳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保定重点癫痫病医院
银川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